Media
在日中国人人口未来仍将持续增加 受教育水平提高

source:中新网    often time:2013-07-08     clicks:7

文章来源:中新网 发布日期:201378

据日本华文媒体报道,据日本法务省6月发表的资料显示,日本的外国人登录人数(截止到2012年12月末)为2,033,656人,与前一年相比减少44,852人,减少率为2.2%,连续4年减少。其中,中国人登录者为675,328人(占总人数的33.2%),增加了449人,同比增加了0.06%,于在日外国人中仍占据首位。在日中国人登录人口,加上已经取得日本国籍者以及非法滞在者等,在日华人可统计人口突破82万人。

在日中国人人口在震灾之后回升

在日中国人人口从70年代末期开始呈增长趋势,80年代后更是增长迅速。1989年,在日中国人的登录人口为137,499人,到了2007年增长为606,889人,是1989年的4.4倍。2008年,在日本的中国人首次超过在日韩国人和朝鲜人数量,跃居外国人榜首;到2010年12月31日为止,在日中国人登陆人数为687,156人,达到历史最高,占在日外国人人口总数的32.2%;2011年由于日本发生东日本大地震,在日中国人人口出现小幅滑坡,减少12,277人,减少率为1.78%,而到2012年又有所回升,回升率为0.06%,仍占日本的外国人族群的首位,是最大族群。

从战后开始统计在日外国人加入日本国籍人数的1952年开始到2012年为止,华人加入日本国籍的人数达127,199人,加上12,378名非法滞在者,以及5208名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——中国归国残留孤儿,在日华人可统计人口约达820,113人。

从在日华人的人口结构上看,取得日本国籍、永住、定住、就职等稳定人口急剧增加,而非法滞在等非稳定人口急剧下降。从已公布的在日中国人取得日本国籍者数看:2012年比上一年增加了339人,增加率为11%,已达127,199人;在日中国人永住者比上一年增长8.9%,总数已高达200,630人,再加上特别永住者2662人,在日中国人永住者已达203,292万人,定住者减少8%,为28,042人;日本人配偶者减少4867人,减少9.5%,为46,317人;永住者配偶者等增长10.1%,为8896人;此外,还有近15万人的教授、投资经营、法律会计、医疗、研究、教育、技术、人文知识、国际业务、企业内转勤、家属滞在等相对稳定人口。在日华人稳定人口可达56万人,比5年前约增加13万人左右。

相比之下,最有代表性的非稳定人口——非法滞在者从2005年开始减少,2005年同比减少2.6%;2006年减少12.8%;2007年减少9.5%。2012年同比减少22%。

需求性人口仍在增加

纵观这两年在日中国人人口的变化趋势,20多年来首次于2011年出现负增长,这主要是由于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,而2012年在中日关系持续的寒流中仍有小幅回升。具体来说,“感情性人口”确实呈减少趋势,比如说日本人配偶者减少4867人,减少9.5%,说明每年以万人为单位远嫁日本的中国新娘发生了大幅减少,但是“需求性人口”仍在增加,比如说日本现在劳动力人口持续减少,特别是“3K”工作(危险、不干净、劳累)年轻人不愿问津,因此弥补这方面劳动力不足的技能实习生达111,400人,同比增加3.5%,而稳定型人口也在增加。

在日中国人人口仍将持续增加

日本总务省4月16日公布数据,截至2012年10月1日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国内总人口(包括在日外国人)为12,751.5万人,比上年减少了28.4万人,减幅达到0.22%。这是日本人口连续两年减少,减少人数和减幅均创下1950年按现行标准进行统计以来的历史新高。65岁以上人口首次突破3000万人,人口减少和老龄化现象明显。

65岁以上人口增加104.1万人至3079.3万人,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达到24.1%,创下历史新高。原因是1947年-1949年前后婴儿潮出生的人们迎来65岁。14岁以下人口减少15.8万人至1654.7万人,创下历史新低。

按各地情况来看,有40个道府县的人口下滑。减幅最大的是核事故影响持续的福岛县,为1.41%;其次是秋田县的1.13%。

根据2009年的统计,全体在日中国人总数为655,377人,其中未满15周岁的人口占6.2%,为40,602人;15-64岁的占92.1%,为603,462人;65岁以上的约占1.72%,为11,313人。

从纵向比较来看,在日中国人人口的“青壮化”倾向不断加强。和1997年相比,15-64岁的人口增加了约4.1%,其中增长最快的是20-24岁的年龄层。1997年,这个年龄层的人口在全体在日中国人中只占9.8%,而到2005年急剧飙升为21%,,到2008年升至21.5%;而70岁以上的人口则从3%下降到1.27%,到2008年更下降到1.1%。

而从劳动力供应源的广阔、选择余地大和文化的相近性来看,主要从中国吸收外国人劳动还是日本的最佳选择。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对外国人护士的引进。

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不断加深,近年来护士短缺的呼声也逐年增大。为解决看护人员不足,日本政府数年前开始通过“经济连协协定(EPA)”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两国招募看护类人才。2008年208名印度尼西亚人来日本从事护理工作,2009年又有283名菲律宾人来日。通过EPA官方渠道来日本的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人中,虽然他们在本国均有护士等相关资格,但仅有约1成人能够通过日本护士资格考试,真正从事护士工作。而通过NPO组织介绍的来日的中国人在日本国家护士考试中的合格率高达70%到90%,基本与日本人持平。这主要是因为中国人护士大多是从大学中选拔出的优秀人才,有不少学生从大学一年级就开始学习日语,中日都使用汉字,他们在语言学习和文化上对日本的考试文化有很强的适应力,具备一定优势。

曾日本法务省入国管理局登陆管理厅长千叶明曾撰写、出版《日本人谁都不知道的在日中国人实态》一书,他曾说:建立移民社会是政治的问题。我在这里想说的是:日本社会应该欢迎中国人,欢迎中国人和建立移民社会,还是不同层次的问题。因为有共通的汉字,虽是外国人,但是非常容易和日本人进行交流。而且来日的中国人受教育水平高的人多,很容易和日本人一起工作。(中新网)